記者黃徵
  一生痴迷漢劇的方月仿走了。
  昨晨,當他的同事、朋友、學生聽到這個消息時,無不感到震驚和遺憾——“他前幾天還在排練場給我們說戲”,“方老師說,‘未來十年,我們還能為漢劇做很多事’”……
  “他對漢劇太執著了”
  武漢漢劇院新秀王荔昨天上午聽到方月仿去世的消息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幾天前方老師還在排練場說戲啊,怎麼突然就走了?”她聲音哽咽,“他對漢劇太執著了。之前我不知道他的病有這重”。
  剛剛獲得“江花大獎”榮譽的熊國強昨日去方家探望時,眼淚止不住地在眼眶裡打轉。20多年前,方月仿根據日本名著創作了漢劇《曾根崎殉情》,並竭力推薦熊國強擔任男主角,“當年我在藝術上還不成熟,也不太自信。方老師當時是漢劇院青年實驗團的團長,鼓勵我大膽去演。他對我和其他青年演員的幫助特別大,我們都非常敬重他”。
  “不能埋沒為漢劇出了力的人”
  武漢市藝術創作研究中心的江東是方月仿的同事,兩人共事十多年。江東記得,所有為漢劇作過貢獻的人,方月仿都不遺餘力地宣傳。
  2009年,江東擔任方月仿專著《漢劇縱橫談》的編輯,在這本書里,方月仿專門給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市民彭超撰文,標題為《漢劇收藏家》。
  江東說,當年40多歲的彭超把家裡所有的積蓄都用來收藏與漢劇相關的文物,還花幾萬元買下著名漢劇票友、史家揚鐸的手稿。“他對方月仿仰慕已久,拿著手稿和文物找方老師鑒定。方月仿看到這些東西後,激動地請彭超吃飯,還說一定要把他寫進書里”。
  江東回憶:“方月仿說過:‘所有為漢劇出過力的人,都不應該被埋沒。’他認為自己為他們寫文章,是在彰顯義舉。”
  “我們要替他把漢劇發揚光大”
  方月仿退休後,傾盡心力所做的一件事,就是保護和傳承古老的漢劇。
  武漢漢劇院執行院長劉智勇說,方月仿創作《馴悍記》,是想抓住年輕的觀眾,“他知道漢劇觀眾老年化的形勢太嚴峻了,上周我到醫院去看望他時,他還說如果身體吃得消,一定把《馴悍記》修改完”。
  在湖北省藝術研究所所長胡應明眼中,方月仿喜歡喝酒,是個很率性的人。“我認識他20多年,每年能見一兩次,他常常邊喝酒邊談漢劇,藉著酒力表達自己的藝術追求,不時妙語連珠。但他研究漢劇時,又非常的理性和清醒”。
  上月19日,胡應明邀請方月仿參加“餘笑予導演藝術成就學術研討會”,方月仿說自己正在醫院看病,如果沒多大問題一定趕過去,“我知道他是很想去的,他就希望和專家們一起談談漢劇。沒想到這竟是我們最後一次通話”。
  更讓胡應明感到悲痛的是,去年,方月仿和武漢大學一起研究的課題“漢劇‘十大行’”申報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,因名額有限未能通過,他始終惦記著這件事。“今年,我還要為他繼續申報”。
  武漢大學藝術學系青年教師易棟,是方月仿研究“漢劇‘十大行’”的合作者。“在方老師的感召下,我們已經形成了一個研究和傳承漢劇的團隊,有演員、觀眾,還有大學生。方老師說:‘未來十年,我們還能為漢劇做很多事。’他是用生命在呵護漢劇。我們要替他把漢劇發揚光大”。  (原標題:“幾天前他還在排練場上給我們說戲”)
創作者介紹

賣屋

rb60rbzz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